湖北巡演,土家乡村音乐剧

by admin on 2019年5月3日

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进京首演引起轰动

时间:2015年12月2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赵志伟

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韵土家情 国内音乐剧专家相聚研讨,热议、把脉——

图片 1

音乐剧《黄四姐》通过土汉联姻的故事,彰显了民族融合大团结的时代主题

图片 2

专家研讨会现场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音乐剧《黄四姐》精彩剪影

  “黄啊四姐啊。”

  “你喊啥子嘛?”

  “我给你送一根丝帕子呀。”

  “我要你一根丝帕子干啥子嘛?”

  “戴在妹儿手上,行路又好看,坐到有人瞧舍,我的个娇娇儿!”

  12月20日晚,在北京民族剧院,由湖北省文联、恩施州委州政府出品,联合湖北省演艺集团、建始县委县政府、湖北省音乐家协会、湖北省民族歌舞团共同打造的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在京首次公演。一首地道的土家歌,绽放成一台“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韵土家情”的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吹走了北京连日的雾霾,驱赶了北方冬日的严寒。”中国音乐剧协会秘书长王道诚看后风趣地说,很高兴看到这么好的一部剧。

  音乐剧《黄四姐》讲述了人美歌美的土家族姑娘黄四姐与活泼机灵的汉族货郎,通过“修桥结缘”“借茶传情”“以歌为媒”,巧表爱心,试图自主婚姻,不料却遭到了黄老爹的坚决反对!因为黄老爹大女儿的丈夫是“离家出走”的外地商人,四女儿又找外地货郎结亲,所以誓死不允……爱情受阻的黄四姐,为了乡亲们安全出行,忍受着爱恋之苦带头在汊河上架桥。机灵的货郎暗中相助,一面解决建桥的图纸和石料,一面又找回了大姐夫,解开了黄老爹心中的疙瘩。但是,就在幸福来临时,货郎却在开山炸石中为救土家人遭遇意外!黄四姐悲痛欲绝……

  该剧取材于一首传唱150多年而不衰的经典土家族民歌——《黄四姐》,与《六口茶》《哭嫁歌》《闹五更》等民歌,《抬工号子》《撒叶儿嗬》《滚龙莲湘》等民族舞,和“风雨桥”“吊脚楼”“大峡谷”等恩施著名景观结合在一起,通过黄四姐与货郎土汉联姻的爱情故事,音乐、舞蹈、戏剧交相辉映,立体地展现了“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韵土家情”,彰显了土家人的真善美,歌颂了民族融合团结的时代主题。90分钟的演出后,台下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将土家民歌《黄四姐》搬上舞台,最初由湖北省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永泽等一行2013年5月在建始调研时提出,很快,这一想法得到恩施州委、州政府和建始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经多方努力,最终确定了由省、州、县联手打造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的方案。“将一首歌打造成一台剧,走了一条接地气的路径。”恩施州委书记王海涛说,希望通过这部剧反映恩施各族人民的乡情、友情、爱情和爱国情怀,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呈现,让《黄四姐》成为恩施文化的“大峡谷”。随后,湖北文联邀请一级编剧文新国写作《黄四姐》的文学剧本。

  自2013年12月起,文新国九次到恩施,实地调研恩施各县市的民俗风情,常常通宵伏案整理素材、撰写剧目,从“寻找黄四姐”到“都市黄四姐”,从“‘文革’中的黄四姐”到“本土黄四姐”,一年七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召开四次《黄四姐》剧本研讨会,他的剧本架构一次又一次被推翻,他便一次又一次重新撰写。最终五易其稿,形成了本土化、乡村气息浓厚的剧本。

  确定了剧本,接着就是作曲。“始终不忘核心元素、始终不忘土洋混搭、始终不忘突破自己、始终不忘好听感人”,湖北音协常务副主席、一级作曲方石担任该剧音乐总监及作曲,四个“始终不忘”是他在音乐创作上坚持的理念。他从7月1日至15日封闭半月,完成全剧主旋律创作,8月至9月完成全剧编配录制。他以土家族民歌《黄四姐》为基调,充分结合《六口茶》《哭嫁歌》《女儿会》《抬工号子》《撒叶儿嗬》等恩施地区代表性民歌、民俗,将原生态和流行音乐结合起来,创造性地提出“原通唱法”(原生态唱法与通俗唱法结合)这一新的概念,并运用流行性与交响性结合等多种手段推进剧情、传递情感,充分展现了土家风情风俗与土家人豪迈豁达的人生观。

  湖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一级编导梅昌胜出任该剧总导演,从2015年10月9日开始,他带领团队正式进入全面排练阶段。早上9点到晚上10点,一天十多个小时的排练,让音乐剧《黄四姐》迅速推进。为了提高效率,导演组分成角色指导组、舞蹈组,舞蹈编排和对白练习同时进行。

  剧中“黄四姐”扮演者张明霞是湖北省民族歌舞团独唱演员,2008年在第13届中央电视台青歌赛上获原生态组合金奖。但是,身为“70后”的她,在剧中要演绎一个20岁的土家幺妹儿,那是特别的挑战。“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一点信心”,但是越困难才越有挑战,张明霞说她没有退缩,迎难而上,背剧本、学表演、琢磨台词……在11月24日恩施大剧院试演的时候,当她扮演的“黄四姐”亮出“高高山上一坡茶”这第一声演唱时,便收获了满场的掌声……剧中男主角——“货郎”的扮演者蔡呈,也是湖北省民族歌舞团独唱演员,2014年他在中央电视台“争奇斗艳”大赛中夺得冠军,荣获“土家歌王”称号。熟悉恩施民歌唱法的他,对民族加通俗的唱法很不适应,加上音乐剧又是现场对白演唱,很长一段时间,他完全是失眠加早醒,“每天早上五点多,早早醒来,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演唱……”,经过苦练,蔡呈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12月20日晚,在京演出结束后,找他签名、合影留念的观众瞬间排起了长队。此外,剧中其他角色演员、舞蹈演员也都来自湖北省民族歌舞团。舞蹈演员邓敏、翁长杰等,为了该剧的顺利演出均付出了很多代价。

  刘永泽说:“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的成功推出,是湖北省文艺工作者积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具体行动,是艺术家们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为人民而创作的成果展示。”

  专家评论(摘编)

  ■谭霈生(中央戏剧学院教授):

  演出十分成功,可以称作“视听盛宴”。国内的音乐剧,第一个难点是演员,高等院校和剧团目前都是单向培养,培养的演员都是单科,音乐剧演员音乐、舞蹈、表演要三项全能。还有,我们的导演也是单科培养的。第二个难点是,音乐原创剧在我们国家现在仍处于试验阶段,还未成熟。音乐剧是什么,认识还不同,各人有各人理解的角度。第三个难点是,音乐剧的编剧很重要,对编剧要求更高。剧本还可以进一步打磨。希望主创人员进一步完善提高,使之成为叫得响、立得住的作品。

  ■丁涛(戏剧理论家):

  在这部音乐剧中,音乐、舞蹈、编剧等几方面都很强,很有水准,都能代表各自的专业水平,希望这几部分再很好地糅合在一起。现在的剧本有两条线,爱情与修桥,要将它们很好地融在一起。剧本要提供哪里必须唱,哪里必须跳,表达出人物特有的感情,应该为人物的内心抒发而使力。这部剧从音乐到舞蹈原汁原味,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又不要让它成为枷锁,放开想象进行艺术创造。

  ■居其宏(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音乐剧《黄四姐》用一个故事,把土家民歌、民舞等素材串联起来,风格浓郁,色彩鲜艳。“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韵土家情”,用这14个字概括得当,有土家风情,也有很多现代气息。像这样由一首民歌生发成一部音乐剧的,不多见。需要注意的是,要将前面的情感铺垫到位,后面的咏叹才能感人。情节是人物性格发展的历史。黄四姐和货郎情感的一大障碍是大姐夫为外乡人身份所导致,二是修桥的曲折,要将剧情的发展与人物性格结合起来,将大小矛盾与内心纠葛结合起来,这样才更抓人,更感人。

  ■王道诚(中国音乐剧协会秘书长):

  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光彩照人,给北京阴霾的天空带来了清新的空气,为中国音乐剧的健康发展起到了激励和引领作用,我个人觉得,进一步打磨,完全可以进入美国“百老汇”演出。湖北文联和恩施州政府独具慧眼,选择这一题材本身很大胆。另外,独具慧眼选择主创团队,强强联合。整部剧鲜明、鲜活、深刻,思想性、哲学性、文学性强,戏剧性还可以进一步巧妙些。矛盾的最大爆发点——“外乡人”还可以写得浓一点,舞蹈与推进剧情的发展再结合得好一点。

  ■蒋力(中央歌剧院创作中心主任):

  表示祝贺,清新、轻快、轻松,这是我跟几个业界朋友看完戏交流后的感受,而对方是一连声地说好看。这部剧“混搭”“原通”结合(指原生态唱法与通俗唱法相结合),是中国音乐剧史上第一次明确地提出来的。很多音乐剧的音量让人受不了,而这部剧音量刚好。有一点小意见,舞美LED显示屏现在已经用到滥的程度,但是当别人用到滥时,你还能用得好,这才见功夫。除此,挑不出太多毛病。

  ■傅显舟(北京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黄四姐》这部剧的语言鲜活、俏皮,我们都听得懂,很亲切。音乐剧担负着传承民族歌舞的重任。这部音乐剧,歌好听,舞好看。传统的戏剧,把故事、道理讲清楚就好了,这个剧就做到了,很有分寸。总体看来是高原作品,再经过努力攀登,很有希望达到高峰。

  ■周英(国家话剧院一级设计):

  我一年看近百部舞台剧,《黄四姐》的演出让我眼前一亮,这应该是冲向顶峰的好戏,很有潜质,我是给你们鼓劲来了,绝对能成。当然,从舞台美术设计的角度看,还有不足之处。现在的舞美设计应该是立体的、运动的,舞台是玩空间的,是空间艺术。舞台上的LED不是艺术,是技术,晚会才用LED,以后建议不用。

  ■高小立(《文艺报》艺术部主任):

  这部剧的选材非常好,抓住了地域性的民族文化,民族文化相当于我们的DNA,因此要开掘好、传播好。《黄四姐》相当于一个命题作文,是一次有难度的创作。从这部剧中的音、舞、剧来看,音乐没得说,穿插其中,用得好,民族音乐与现代说唱相融合,是吸引年轻人的一个点;舞蹈是民族民间舞的盛宴,民族服饰的集中展示;至于戏剧故事、戏剧冲突,黄四姐爱情路上的最大障碍来自对方的外乡人身份。其实历来爱情叙事是走向世界的一把钥匙,具备国际化传播的价值,但“剧”的成分在这部音乐剧中弱了点,每场戏都在平均用力,挤压了“剧”,歌、舞把“剧”盖住了,音乐和舞蹈过于强大。另外,剧本要再打磨,要把爱情写得真挚感人。

  ■文硕(中央戏剧学院客座教授):

  如何从传统文化和当代世界音乐剧成果中提炼出具有跨越时代生命力的主题、歌、舞、剧,这是决定原创华语音乐剧命运的关键。中国原创音乐剧需要“伟大的真诚”,它应该是用中国人的歌、中国人的舞、中国人的故事,演给中国人看的、具有当代中国风范和世界水平的现代整体戏剧。这部剧与《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五姑娘》《白莲》《民歌情》一样,比其他在北京、上海演出的绝大部分流行歌曲串串烧“音乐剧”、流行歌剧“音乐剧”,更具艺术性,更有民族味,更有探索的历史意义。《黄四姐》连序幕、尾声加各场次,一共13场,叙事显得分散化,建议按国际标准上半场和下半场加以处理。

本版策划 彭 华 摄影 赵志伟 罗时伟 

 (本报实习记者赵志伟根据录音整理)

图片 7

本报讯1月
13日,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湖北巡演在主题曲《唱歌就唱黄四姐》中拉开大幕,一千多名观众在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文广中心大剧院观看了本场演出。《黄四姐》取材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经典民歌《黄四姐》,是中国首部反映土家族人生活的原创音乐剧。该剧通过土家族姑娘“黄四姐”和汉族小伙“货郎”的爱情故事,反映了人世间至真、至美、至纯的爱和民族大团结大融合的时代主题,“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语土家情”是本剧的鲜明特色。该剧是湖北省文联重点扶持的文艺项目,自2013年
5月起,历时3年,湖北省文联组织专家、艺术家、民俗顾问及主创团队数次深入恩施、宜昌等地采风,最终将《黄四姐》由一首歌打造成一部剧。

展现土家民族风情

黄四姐;湖北省文联;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乡村音乐剧;观众;民歌;汉族;土风;重点扶持;反映

“货郎我把鼓摇喂”“四姐我把手招喂”“汉家货郎土家姐,花好月圆同心结……”8月9日晚,湖北省民族歌舞团带来的音乐剧《黄四姐》拉开了第十三届全国音乐剧展演的序幕。今年,哈夏组委会为了让更多冰城市民走进剧场,每场演出设置了50%的低价惠民票,最低票价只要50元,就能走进剧场看音乐剧演出。

中国艺术报讯
1月13日,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湖北巡演在主题曲《唱歌就唱黄四姐》中拉开大幕,一千多名观众在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文广中心大剧院观看了本场演出。
《黄四姐》取材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经典民歌《黄四姐》,是中国首部反映土家族人生活的原创音乐剧。该剧通过土家族姑娘“黄四姐”和汉族小伙“货郎”的爱情故事,反映了人世间至真、至美、至纯的爱和民族大团结大融合的时代主题,“原汁原味原生态、土风土语土家情”是本剧的鲜明特色。

主创扎根恩施写剧本

《黄四姐》由湖北省文联、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州政府联合出品,湖北省民族歌舞团等单位共同打造。该剧是湖北省文联重点扶持的文艺项目,自2013年5月起,历时3年,湖北省文联组织专家、艺术家、民俗顾问及主创团队数次深入恩施、宜昌等地采风,最终将《黄四姐》由一首歌打造成一部剧。2016年9月,土家乡村音乐剧《黄四姐》代表湖北省参加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荣获剧目银奖和最受观众欢迎十佳剧目奖。

音乐剧《黄四姐》主要讲述了生长在秀丽的清江河畔、人美歌美心更美的土家族姑娘黄四姐,与出生在“掌墨师”家庭的汉族货郎之间的爱情故事。剧中黄四姐与货郎矢志不渝的爱情,特别是克服困难、齐心协力架桥开路的故事,彰显了人民群众的勤劳智慧及土家族和汉族群众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

“唱歌就唱黄四姐,喝茶就喝六口茶。”尽管现场观众对湖北恩施方言不是很熟悉,但悠扬动听的旋律、风情浓郁的舞蹈却令人陶醉,整个演出期间观众掌声不断。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不忍离去,在现场拍照留念。观看演出的市民刘然说,原汁原味的民族曲调和曲折动人的剧情故事深深打动了她,“有机会一定要到黄四姐的家乡湖北恩施去看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